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公司简介 > 正文

公司简介

  • “澳核问题”将打开“潘多拉魔盒”

    时间:2022-08-09    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次数:

  •   近日,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宣布建立所谓“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其中,美、英两国将助澳建造至少8艘核动力潜艇。消息一出,举世哗然。针对外界质疑,美英澳辩解称,核潜艇项目不违反《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三国在核不扩散领域将继续发挥“领导力”。澳大利亚并称,澳将“负责任地”获取核潜艇能力。然而,事实果线年生效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是国际社会公认的核不扩散体系基石。条约第三条第二款规定,只有在国际原子能机构保障监督下,缔约国才能出于和平目的将裂变材料提供给无核武器国家。由于历史局限性,条约并非十全十美,在核潜艇动力堆转让问题上缺乏明确规定,国际原子能机构保障监督体系也无法核查动力堆中的核材料是否被转用于研发核武器。三国正是利用了这一模糊地带,大张旗鼓地做起了“核生意”。

      众所周知,美英核潜艇使用的是丰度90%以上的武器级高浓铀。美英向澳出口核动力潜艇,意味着大量高度敏感的核材料及技术转让。在国际原子能保障监督缺位的情况下,谁能保证澳大利亚不会将这些核材料及技术转用于研发核武器?美英明知存在极大核扩散风险,却仍“揣着明白装糊涂”,恶意利用条约漏洞做文章,到底居心何在?美国多年来以防扩散为由在全世界打压甚至制裁其他从事高浓铀活动的国家,在涉及澳大利亚的高浓铀问题上却网开一面,美国的防扩散究竟有没有标准?澳大利亚一向自诩为核不扩散的“优等生”,为了迎合美英的地缘战略却干起了危险的买卖,澳方还有没有节操和原则?

      毫无疑问,美英澳启动这一核潜艇项目,无异于打开“潘多拉魔盒”,势必引发其他国家跟风效仿。试想,如果未来其他国家如法炮制,开展同样的合作,美英该如何看待?如果其他无核武器国家为获得核潜艇,纷纷开发高浓铀及相关敏感技术,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为代表的国际核不扩散体系将面临怎样的境地?这是美英澳想看到的结果吗?美英澳口口声声说要在核不扩散领域发挥“领导力”,事实上却在以实际行动发挥“破坏力”!

      从历史上看,美、英两国出于一己私利而肆意玩弄国际规则的行为屡见不鲜。冷战结束后,美、英就以萨达姆政权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莫须有罪名发动了臭名昭著的伊拉克战争。近年来,美国打着防扩散旗号,挥舞制裁大棒,对一些国家和平利用核能计划指手画脚、大做文章。这一次,美国为拉拢澳大利亚,拼凑极具冷战色彩的“盎格鲁—撒克逊”军事合作小圈子,不惜奉上高浓铀和敏感技术,完全将核不扩散规则和义务抛到脑后。这是赤裸裸的双重标准,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行径。

      对澳大利亚而言,此举不仅使自己沦为超级大国的棋子,更是彻底葬送了自己在防扩散领域多年苦心经营的“人设”。澳大利亚核潜艇项目不仅受到国际社会普遍质疑,在国内也不得人心。特恩布尔、基廷等前政要纷纷撰文质疑该项目的合理性,尖锐批评联盟党政府盲目追随美国,强调澳大利亚在潜艇上使用高浓铀将开启不良先例。澳大利亚不应忘记,加拿大曾于上世纪80年代试图从英国或法国购买核潜艇,最终在国内外强烈质疑声中被迫取消相关计划。澳大利亚应倾听理性声音,迷途知返。

      “澳核问题”彻底戳穿了美英澳宣扬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虚伪面目,彻底暴露了三国在核不扩散问题上的极端利己主义和双重标准行径。如果美英澳真心想成为负责任国家,就应该立即停止核潜艇项目,并同国际社会一道讨论如何改进国际机制、堵住核扩散漏洞,共同维护国际核不扩散体系的权威性和有效性,共同维护全球和地区的和平安全与稳定。否则,美英澳的任何辩解都只会越描越黑,其破坏国际机制、违反国际义务的行径必将被世人所唾弃。(钟声)

      电力行业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基础性行业,是能源转型的关键领域,电力行业实现结构性转型是绿色低碳发展、实现“双碳”目标的一个极其重要的方面。

      今后五年对于助推中小企业高质量发展至关重要。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好在哪里”“难在哪里”“路在哪里”,这些问题都需要进一步梳理。

      企业是推动创新创造的生力军,要更加突出企业的主体地位。完善科技治理体系,就是要围绕科技创新体系中企业和大学这两个基本主体的定位,为企业和大学创造好的环境。

      我们应该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下,秉持平等和尊重,摒弃反对傲慢和偏见,倡导科技无国界、无障碍、无歧视的合作精神与合作理念,共同寻求科学的答案解答,共同推动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

      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是我国不断提高科技发展水平、提升综合国力的正确选择。只要全体中国人民咬定青山不放松,充分激活中国人的潜能,中国在创新上一定能够“再攀高峰”。

      强化就业优先政策最重要的是要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思想,财政、货币等宏观经济政策要将就业目标置于更加优先的位置,根据就业目标进展情况,动态调整宏观经济政策力度。

      直播电商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在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因此,当前市场迫切呼唤更加完善的制度规范和正面引导,为直播电商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

      无论范围如何扩大,国家安全学学科的核心本质没有变化,它是一门基于政治学的综合性、应用性的学科。当前在扩大国家安全学内涵的同时,应该特别注意明确其边界到底在什么地方。

      为保障委托代理实效,应对体制机制挑战,需要抓住机制设计的“牛鼻子”。只有做好权责区分、监管闭环的设计,才能解决委托代理面临“代理人道德风险”的问题。

      在增强主体性的过程中,我们要更多地实现本土化,但本土化并不意味着建构封闭的纯粹地方性知识,而是以民族性、本土化的形式体现出以全部人类文明成果为基础、面向未来的普遍性内容。

      在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过程中,既要维护全国大市场的统一性,又要考虑到地方发展的差异性,平衡好两者的关键要素在于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地位和依法行政。

      在当前发展阶段,经济增长的制约主要在需求侧,因此“分好蛋糕”以保持消费的稳定和扩大,是“做大蛋糕”即经济增长的一个必要前提,不“分好蛋糕”也难以“做大蛋糕”。

      正确界定中国知网的相关市场,有利于社会各界包括中国知网、科研机构、高校师生乃至执法机关达成更多共识,在共识基础上回归理性,最终找到妥善解决问题的途径和办法。

      发展日新月异,部分老年群体好似数字时代的一叶孤舟,积极推进老年群体融入数字时代,享受数字红利,需要全面考量老年群体数字融入的困境,挖掘背后的影响机制,从而找到弥合路径。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我国特有的民主形式,具有与西式民主截然不同的特征和无可比拟的优越性,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与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通过平等协商得以解决。

      数字化企业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性设施建设,因此企业必须主动拥抱数字化。换而言之,数字化转型已不是“选择题”,而是企业适应数字经济、寻求生存和长远发展的必然选择。

      如何有效规划并探索路径,是当前我国经济社会面临的关键课题,也是“两会”接续讨论的重要问题,“粮食”“社会保障”“安全”等热议话题都突出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从“真扶贫扶真贫”到“真脱贫不返贫”,新征程上我们更需要通过创新观念、激活动力、稳定收入来源等方式,降低脱贫群体的脆弱性,增强其发展能力,不断改善其生活水平。

      “东数西算”工程的全面实施,能够有效匹配东西部优势资源、扩展东西部产业合作、推进东西部发展机会均等化,对于做强做优做大数字经济,支撑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只有坚持系统观念,才能抓住正确理解意识形态整体性问题的方法,才能对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意识形态诸要素及其结构和功能进行系统性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