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产品简介 > 正文

产品简介

  • 天衣有风终于发飙了将《南朝春色》挤下榜99分人气爆棚!

    时间:2021-12-17    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次数:

  •   哈喽,大家好,作为资深的小书虫,每天为大家带来各类的精彩小说,随着网络的兴起和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在无聊的时候用网络小说来打发枯燥无聊的时间,相信很多书迷都会遇到书荒的情况,小编整理了很多小说,欢迎大家一起沉浸在小说的海洋中,发现更多有趣的事情,让生活变得更美好,如果喜欢的话记得点赞收藏加关注噢,不怕以后再书荒了!#书荒必看#

      今天给大家推荐:天衣有风终于发飙了,将《南朝春色》挤下榜,9.9分人气爆棚!

      短书评:沈归燕五岁能背千字文,六岁弹琴而自作曲,七岁焚香成诗,八岁与当朝丞相之子定下姻亲。众人都道此女含凤玉而生,有天成的好命数。然而有女自现代而来,使她嫡妹从蛮横变得伶俐,夺她夫婿,害她生母,将她从天上狠狠掀下,张狂而笑:“区区封建女子,也能与21世纪现代女性相争?”阴谋诡计改她八字,挺着肚子坏她姻缘,嫁她于纨绔之子,毁她于新婚之夜,却恰好成全了她一段奇缘。

      沈归燕眼睛亮亮的,看着自己妆匣里剩着的东西道:“有些事儿一早想做了,但是原先没机会。现在在丞相府里,有地位又有银子,自然要去做。什么事先不告诉你,你今天先去帮我跑一趟城南,递个信给周夫子吧。”周夫子是沈归燕幼时的老师,她十四岁之后夫子便说再无可教的,故而离开了。宝扇垂头丧气地应了,看着自家小姐开心地写信,心里着实是开心不起来。在这院子里,留不住自己的相公,背后不知道要被人说多少闲话,也就小姐能不在意了。城南离这里有些远,晚上宝扇就回不来了。沈归燕也觉得无妨,自个儿在北院里找书看。“四少夫人。”玉梳笑盈盈地来了,一进门就打量了一圈:“宝扇不在啊?”沈归燕头也没抬:“你找她有事?”“啊,不是。”玉梳笑道:“听闻四少爷又在外头过夜了,我家小姐怕四少夫人无聊,特意摆了晚膳在东院,请四少夫人过去同享。”晚膳?沈归燕抬头看了看外头,这才发现天已是黄昏。“去东院用膳,有些麻烦吧?”沈归燕起身道:“不如……”“四少夫人不必推辞。”玉梳上前,诚恳地扶着她的手臂道:“自您进府,与主子两人还没能坐下来好生谈谈呢。今天大少爷也不在,主子这才请您过去说说体己话。”顾朝东不在?沈归燕放下些心。玉梳扶着她的手臂用了些力气,她也懒得挣扎了,点头道“那便过去吧。”“哎,您随奴婢来。”玉梳笑得很是殷勤,带着她一路往东院去,路上还一直说话。“主子心里也很苦的,大少爷心心念念想娶的人是您,没少给主子脸色看。这府里人多难处,主子已经偷偷哭了好几回了。”

      短书评:在经历了几十年的动乱后,南朝陈国文帝继位,南北两地,同时出现了少有的繁华安定。 有着极美的容颜,还有着不堪又混乱的前一世记忆的女主,重生在这个繁华世间。

      这个看起来总是卑微的小姑子,在骨子里,真有着一种说不了的从容。仿佛她的卑微只是装出来的,仿佛她的知进退,守规矩也是装出来的。她像是一个看把戏的人,不过别人看的把戏,是外人演的。她是自己在出演。蓦地,袁教习想到第一堂课时,她那进退从容的态度。袁教习把身前的琴放在了张绮面前。张绮低眉敛目,食指慢慢一勾,一阵悠扬的琴声便飘荡而出。袁教习开始只是听着。可是,越听,他的腰背便越挺得端直,脸上含着的笑容,也变得端凝。缓缓的,张绮右手一抹,琴音止息。琴声刚止,袁教习便急急地说道:“怎么不奏了?”他蓦地伸手按在琴上,盯着她认真地命令道:“奏下去!”张绮抬眸。她嘴角荡着笑,脆声问道:“真要听?”袁教习哈哈一笑,道:“自然想听。”张绮摇头,“没了。”她把琴推到他面前,慢慢站起,歪过头,她调皮地看着他,道:“真没了。”说得煞有介事。袁教习盯着她。他哼了哼,“这首从上古传来的《扈游》之曲,你弹得不但深得其中三昧,还恰恰比传下来的,最全的密谱还多了那么一段。这样你还说没了?张氏阿绮,你不是想用这曲谱跟我谈条件吧?”张绮挑眸,眸光从她密密的睫毛下投来,令得那一瞬间,袁教习有种她很令人惊艳,很媚的错觉,这种风情从她尚且稚嫩灵透的脸上折出,非常罕见。在他不错眼看来时,她垂下眸光,袁教习终于认定,刚才确实是他的错觉。

      短书评:那是个峨冠博带,长衫广袖,纵情高歌的年代。 暗香浮动,山水清音。 天下为棋局,谁是博弈操棋人? 虽然穿越成公主,但是楚玉穿成这个公主,有点儿前无古人惊世骇俗。

      直到身体落在花木从中,过了好一会儿,躺在繁茂草叶上的楚玉才醒悟过来发生了什么事,身下的枝叶浓密柔软,保护她没有受到半点伤害。蔚蓝的天空中,有一团洁白的云朵,结成眼睛的形状,仿佛天空之眼,与楚玉对视。躺着发了一会愣,楚玉才慢吞吞的爬起来:“下手真不客气……”她对天如镜说,可是可是瞧见天如镜现在的模样,话语哑然中止,楚玉陷入了更大的惊愕之中。此时的天如镜……此时的天如镜,静静的立着,可他的身体之外,却笼着一层透明球形光罩,正好将他整个人包裹住,刚才,好像也是这个把楚玉给硬生生弹开的。光罩是很浅的蓝色,好像天空的颜色稀释无数倍,光华之中,天如镜容颜清隽出尘,衣衫拂动飘然若仙,仿佛与尘世隔离。那是什么?!见此情形,楚玉整个人濒临崩溃。尽管超越了时空,尽管魂魄夺体这么荒谬的事发生在了自己身上,可是本质上,楚玉依然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兼唯物信仰者,把自己来此理解为时空裂缝以及电磁波转移,不相信有什么超自然的存在。可是,她一直以来的信念,被眼前的情形彻底打破颠覆了。这是什么?楚玉几乎是不知所措的,在心中不断自问,她想起了之前所见的宦官对天如镜的狂热崇拜,想起了容止对天如镜的看重,想起了刘子业对天如镜的信服,她甚至想起了,第一次出公主府时,听到大婶拿自己吓唬小孩,与她坏公主并列恐怖的妖法师……

      今天的推荐就到这里啦,大家有什么想对小编说的吗?欢迎大家在文末下方留言区评论,小编就能看到哦,期待你的留言~